“给你两个选择。”温黄说,“第一,跟清秋和离,自己申请调去外任,地方任由你选,但……一辈子不得回京!第二,我把你喜欢李禛的事情宣扬出去。官家、摄政王、士人们,都再也容不下你。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周式面色如土,半天说:“他是我的救星!我的信仰,我的一切!虽然我是个男子,但我爱他,不必你少!求你,其他我什么都可以答应,让我留下汴京!能时常看到他,我便满足了!”

    温黄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周式激动起来:“在这汴京城里,有多少姑娘爱慕摄政王?你能全都赶走吗?我是最无所求的那个,你就这么容不下我?”

    温黄:“是,容不下。”

    周式拳头紧握:“为、什、么?”

    温黄:“我心眼小,是母老虎母夜叉。”

    这些,都是周式说出去的。

    周式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天时间考虑。”温黄说,“断念想,还是断前程,只能二选一。”

    周式挣扎半天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一推门,却赫然见李禛站在门外!

    皱着眉头,满眼的厌恶。

    他的脸,由红变白。

    终究,李禛一个眼神,让他断了念想。

    他跟罗清秋和离了,去外地上任,再也不曾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来,青果嫁给了沐节。

    燕微嫁给了白竹。

    朱小织嫁给了小勺表弟,两人成为温氏私房菜馆的管理者。

    李禛还政于皇帝以后,工作量却没有任何变化。只爵位变了,赵咸余封了他为燕王,世袭五代。

    再后来,李惟昉在二十七岁那年,终于中了举,赵咸余给了他荫封的职位,少年荒唐之后,他倒也越来越沉着,不再痴迷于女色。

    章惇、秦韶、宗扬几经沉浮,先后位及宰辅,共同辅佐赵咸余。

    若干年后,在一代人的共同努力之下,天下大安,锦绣繁华。

    暖阳融融,金明池上,李禛枕着温黄的膝盖,漆黑长发如瀑,笑容明媚缱绻。

    温黄低头看着他,嘴角溢满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看那边岸上!”李禛指着前方。

    温黄看过去,见苏寻、宗胤、李赟、李棉福等少年们本来在钓鱼,却被一群姑娘围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姑娘好生大胆,主动询问他们是哪家的。

    又有人认了出来,指着苏寻说,那不是苏家状元郎吗?

    然后女孩子们纷纷给苏寻扔花儿。

    苏寻正囧着,一艘船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粉雕玉琢,梳着一对双丫髻的程程在甲板上又蹦又跳地喊:“这里这里!我来救你们了!”

    船靠岸,少年们赶紧上了船,姑娘们遗憾散去。

    程程得意地笑:“又是我救了你们呢!你们要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苏寻看着她,突然伸手扯了一下她的发辫,笑道:“下次逃课,晚点抓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程程一把打掉他的手:“最讨厌你了!”

    苏寻:“讨厌我也得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程程嘟着嘴,跑到她双胞胎哥哥那里去:“哥!苏寻又欺负我!拿你的真气,点他!”

    长相酷似李禛的李雁行淡淡笑了笑,说:“别闹了。钓鱼去吧!等会烤了给爹爹和娘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过了年,程程就满十五了。”李禛说,“时间过得真快,都要给她准备嫁妆了。”

    温黄:“是啊!一转眼,我都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老?”李禛看着她的脸,“比以前更漂亮了呢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!”温黄说,“昨天照镜子,我都有白头发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禛沉默片刻,说:“等程程出嫁,咱们就回温溪去!温溪书院已经建好,明公和宗太傅都等我们回去呢!”

    温黄:“官家同意你辞官隐退了?”

    李禛:“嗯,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温黄:“他不是死活不同意吗?怎么又同意了?”

    李禛:“我跟他说,我积劳成疾,要死了。让他放我回去安度晚年。”

    温黄瞪着他:“这是欺君之罪啊?”

    李禛:“管他呢!先跑再说!这些年他这个皇帝当得够轻松的,也该他自己操心操心自己的江山了。”

    温黄想到赵咸余面对一众臣子争论不休时那生无可恋的表情,呵呵直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《本书完》

章节目录

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夏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虫语并收藏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最新章节